云外惊飞

我爱喻黄一辈子

【喻黄】观大侠面相定是我天命之人!

#一时兴起之沙雕
#掳走的小娇妻喻文苏x强行掳人的黄烦烦(什么鬼)
#看脸谈恋爱
#ooc归我

*****
      月黑风高杀人夜。
      屋檐上,一蓝一黄两道身影。
      “兄台是为何人?”
      “……”
      “所为何事?”
      “……”
      “所为何人?”
      “……”
      蓝衣人见对方不答,举起手上一丈长棍,故作攻击之态以诱敌。
      黄衣人巍然不动,不作理会。蒙着黑纱的脸也不会露出一丝破绽。
      一道蓝光自长棍射出,打在黄衣人脚边,一片屋瓦被击碎,黄衣人仍不动如山。
      好定力!喻文州心中暗道。观此人身形,不像是庸俗之辈,再观此人心性,定不可小瞧,正面对上怕是讨不了好。
      刚刚屋瓦碎裂,怕是已经引起他人注意。既如此,还是走为上计。
      喻文州对着黄衣人抱了抱拳,运起轻功离开。
      黄衣人目送其离开。

*****
      许久。
      黄衣人缓缓开口。
      “妈了个巴子的敢不敢给我解了穴再走?运气好了不起哦?扔个石子都能把定身穴给点上,你丫怎么不上天?问问问,就知道问,看不出来我被点哑穴了吗?魏老大整的什么劳什子玩意儿,非要我维持什么‘大侠风范’。站了两个时辰真是累死我了,回去不讹他一笔我不姓黄!”
      随即离去。

*****
      两位大侠的第二次相遇是在一个馄饨摊子上。
      这天风和日丽,秋高气爽。喻文州坐在他馄饨摊子里幸福地嚼着馄饨。这家的馄饨皮薄肉,汤汁鲜香浓郁,量多还便宜,十分厚道。
      然后他看到一个穿得金灿灿的人走进了摊子。此人仪表堂堂,身形高大,身侧佩剑虽然未出鞘,却无端给人压迫之感,一看就是把好剑。就是这一身金让人觉得他左脸写着“人傻”,右脸写着“钱多”,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傻儿子给了老板一碗馄饨的钱,环顾四周,这会儿摊子已经人满为患,只有喻文州这张桌子有空。他毫不犹豫地走向喻文州对面,衣袖一挥坐在了长凳上。
       喻文州朝他微笑了一下,继续吃馄饨。
       傻儿子还挺自来熟。看到喻文州对他笑了一下,立刻来劲了,对着喻文州侃天侃地,从这个镇上的馄饨摊子侃到京城的馄饨摊子,再侃到京城的状元楼的摊子,最后还感慨了一下塞外的食物有多难吃。
       喻文州起初还会回应几句,最后被这人的话唠打败,只是“嗯、嗯”地应几声。
       待到那人的馄饨上来了,他才消停片刻。
       喻文州吃完了馄饨,起身行礼:“有事先走一步,鄙人姓喻,有缘再会。”
       那人也简单回了个礼,含糊不清地说:“与你说话很愉快,我叫流木,有缘再会。”

*****
       喻文州匆忙赶回师门。师父突然紧急召集所有子弟,大概是有要紧之事。
       师父已是耳顺之年,没收太多徒弟,就算召集了所有人坐不满厅堂。
       师父捏着胡子,颇有几分高人风范。
       “你们可曾听说天下第一剑圣黄少天?”
       黄少天的名号响彻天下,是公认的第一剑圣,人称“夜雨声烦”,他手中的冰雨剑也颇负盛名。
       然而黄少天的师门在南蛮之地,他也基本不离开南蛮。师父这时候突然提起,莫不是因为他来到中原了?
       “黄少天已经来到了中原。”
       果然。
       “虽然他还很年轻,但此人武功造诣极高,连为师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你们切莫与他发生冲突。”
       “切记此人特征:其一,喜着黄衣;其二,佩剑泛有蓝光,直面其剑会有压迫之感;其三,沉默寡言。”
       喻文州瞳孔骤缩。
       这不就是他那天晚上在房檐上遇到的人?!他竟还挑衅了黄少天一番?
       更糟糕的是,那天晚上他没有蒙面,若是遇上了,定会被对方认出,如果黄少天是个记仇的,那他……
       然而喻文州很快又冷静了下来。
       那天他那般无理挑衅,黄少天都不曾对他出手,想来并不是来者不善。也是他命好,像他这样的术士,最怕的就是和剑客正面对上,万一被近身……
       喻文州不禁感慨了一下自己的好运。然而,好运并不会总是降临在自己身上,他还需要更多地了解黄少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真的对上了,他也不至于太狼狈。

*****
       喻文州没想到这个万一来得这么快。
       在遇到黄少天的十天后,他并没有被黄少天找上门。这十天他没有刻意隐匿身形,若是黄少天真有心寻仇,早就找来了。
       他自以为自己是安全的。
       直到这天晚上,他被人从被窝里揪出来,还没完全睁开眼睛,他就又被人劈晕了。
       他只来得及看到一片黄色的衣角。
       大意了。喻文州想。
       喻文州一直是最令他师父骄傲的学生。喻文州虽然天资比不上其他人,但他胜在心思缜密,善于运用战术。作为术士,他虽然施法速度比不上他人,但他总能够通过巧妙的计算和战术让自己不落下风,甚至压制对手。
       可他这次偏偏遇到了黄少天这样沉的住气的人。按照往常的经验,寻仇之人往往忍不了十天。可黄少天却抓住了这一点,等他放松警惕才下手。
        他这次被自己的经验坑惨了啊……
        昏迷前一秒,喻文州想。

*****
        喻文州睁开眼,动动手脚。
        没死?能动?黄少天居然没把他给灭口?
        后颈一片酸疼,他揉着脖子坐起身。
        这是一间挺大的厢房,摆设很简单,床还挺宽敞,看着能睡两个人。
        厢房里没有其他人,他在厢房里走了一圈,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然后他走到门前。
        他试着拉了拉门,竟然没锁。他把门猛地一拉开,被门外的傻儿子吓了一跳。
        傻儿子依然穿得金灿灿的,也许也是被喻文州吓着了,剑都出鞘了,泛着冷冷的蓝光。
        两人沉默对视着。
        傻儿子就是黄少天?
        喻文州的大脑高速运转。黄衣、蓝色剑光倒是符合,但是根据那天在馄饨摊上的表现,他离沉默寡言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一点儿边都挨不着。喻文州估计全镇,不,全中原都没有比他能说的了。南蛮那边他就不知道了,说不定能说会道是南蛮的传统呢。
        “……流木?”喻文州从脑子里的海量信息翻出了馄饨摊上的回忆,“还是黄少天黄剑圣?”
        “都这么明显了,你还看不出来吗?当然是本剑圣啊。我这么有名的人你居然还认不出来两次,两次!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本剑圣在中原这么名不经传的吗?还是你们中原人太孤陋寡闻?没道理啊,中原人不是消息最灵通的吗?你说话啊?回答我啊?啊?”
        黄少天的说话又急又快,喻文州从没见过语速这样快的人。好在他对信息的筛选和分析能力很强,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他笑了笑道:“几次未能认出剑圣,万分抱歉。传闻你沉默寡言,鄙人过于相信传闻了。”
        黄少天顿时眼底一片哀伤:“传闻没有不实。”
        喻文州依然微笑,但是眼神已经说明了他的不信。
        黄少天解释道:“每次我与比武或是夜出侦查,魏老大都会点我哑穴。”
        喻文州眼神转为疑惑。
        黄少天眼神更加哀伤:“他说要维持什么大侠风范。我知道他其实只是嫌我吵。”
        喻文州有些歉意地笑了笑,道:“是鄙人唐突了。”
        黄少天摆摆手:“这有什么唐突的。你也别整天鄙人鄙人的,你我年纪相仿,平辈相交,不用这么客气。你们中原人就是这么假正经,跟人交个朋友还要客客气气的,麻不麻烦。哎,你年岁几何啊?”
        两人比对了生辰,喻文州比黄少天虚长了一岁。
        喻文州嘴角勾了勾。
        黄少天也不在意,拉着喻文州走出厢房。
        “过来,先见见我们魏老大。”
       喻文州跟着黄少天走出厢房,发现自己比黄少天略高了一点儿。
       于是他的笑意更深了。
   
   
   

*****
       喻文州这一路走来,已经完全不担心了。
       看黄少天这反应,应该是没打算杀他,但黄少天到底要干什么他却还不是很清楚,他确信黄少天不是为了和他交朋友这么简单。
       不过路上遇到的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让他有些疑惑。他也没有开口问,毕竟他和黄少天还没有熟到能随便提问的程度。
       黄少天口中的魏老大名叫魏琛。魏琛没有施展武功,喻文州不清楚魏琛究竟是和黄少天一样的剑客还是跟他一样的术士,不过能被黄少天称作“老大”的人,想必也是个狠角色。
       他和魏琛彼此寒暄,充分展现了中原人的虚伪做作。
       见完了魏琛,黄少天就扯着喻文州四处溜达,顺便折磨喻文州的耳膜。就这简简单单普普通通一个院子,黄少天能把每一处都全方位地、详细地介绍,连个假山都能被他夸出花儿来。
       喻文州一直保持着微笑听着,心里默默盘算着从这里逃走的可能性。
       最后算出的可能性不超过十分之一。
       这里每间厢房都住着人,他尚不知这些人的深浅,即使没有这些人,黄少天应该也不会让他离开。
       他首先还是要打听清楚,黄少天到底想干什么。
       “黄小友,你昨夜把我……掳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求于我么?”
       黄少天愣了一下。
       “我没有告诉你吗?”黄少天突然激动起来,“你之前无故袭击我!后来还佯装认不出我,我怀疑你要对本剑圣不利!”
       “我要把你放在身边监视,在我离开中原前你别想逃!”
       ……刚刚不是还说,平辈相交么?
       没认出黄少天也不能怪他,谣言误人啊。
       喻文州被黄少天变脸的能力震惊了。

*****
       是夜。
       喻文州看着床边的黄少天,脸上的微笑几乎挂不住了。
       “我说了,你别想逃开我的监视!”黄少天的脸在烛光的照射下有些微红。
       两人对立而视,谁也不让谁。
       半晌,喻文州叹了口气。
       一起睡就一起睡吧,这是形势所逼。
       喻文州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和别人同床共枕过。听到身旁别人的呼吸声,他真的非常、非常不习惯。
       黄少天睡觉习惯很好,入睡快还不打鼾不磨牙不乱动。因为生得好看,在月光下这张脸还挺赏心悦目的,然而喻文州无心欣赏。
       喻文州在思索着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办。靠一己之力他是绝不可能离开的,他要想办法向外传递消息。
       在这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习惯性翻了个身,身边人的呼吸突然顿了顿,喻文州呼吸一滞,紧张地看着身旁的人。
       然而黄少天只是嘟哝了几句,呼吸恢复平稳。
       喻文州微微松了口气,也闭上眼睛。
       他比自己想象中得要适应,竟然很快陷入梦乡。
       待到他呼吸平稳下来,黄少天猛地张开眼。
       看着喻文州毫无防备的睡脸,黄少天的心跳微微有些加快。
       他往被子里缩了缩,悄悄向着喻文州的方向拱了拱,把两人间的距离拉进了一点儿,然后伸出手,隔着一层被子触碰着喻文州。
       接着他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
       喻文州越来越搞不懂黄少天要干什么了。
       黄少天总是缠着他不放,要他讲中原的奇闻怪事,又要他讲关于术士的事情,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术士”。
       与其说是监视,倒不如说是骚扰。
       这么多天过去,他和黄少天当真是形影不离。晚上睡在一起,白天腻在一起,虽然是黄少天单方面认为的“腻在一起”。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了解也越来越深。黄少天人不坏,甚至称得上是性子单纯,可他却非常善于抓住一切看得到的机会,又让人觉得他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单纯。话很多,问题很多,废话很多,院子里的人看见他都绕路走,似乎是怕被他逮住。
       也许被逮住了就要听黄少天的废话吧。
       他莫名觉得这还挺可爱的。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废话已经很习惯了。他甚至怀疑等黄少天离开中原后,自己会不会不习惯没有人在耳边唠叨的日子。
       他现在反而不太想离开了,有黄少天在身边的日子其实挺好的。
       挺好的。
       以后的日子如果也能这么过,好像也挺好的,热闹。
       现在只有一件让他比较困扰的事……
       他看着黄少天,温和地笑着,压下了心中的悸动。
       一定是因为黄少天长得太好看了。

*****
       院子里有个人弄丢了自己养的蛐蛐。
       全院子的人都在帮他找。
       最后一无所获。
       那人的朋友埋怨他:“谁叫你不知珍惜,丢了就找不回来了呗,你自个儿后悔去吧。”
       喻文州若有所思。

*****
       黄少天很困扰。
       他觉得他越来越把持不住了!
       他堂堂剑圣,怎么能够把持不住!
       不争气!
       这也不全怪他啊,黄少天气愤地想,谁叫喻文州那家伙动手动脚的。
       摸摸头,拍拍肩,拍拍腰,还笑得这么该死的好看。
       全怪他全怪他全怪他全怪他全怪他。
       要不坦白了算了,黄少天想,反正他很快就要回南蛮了,机会也就这一次。
       善于把握机会的剑圣第一次犹豫了。
       万一人家真的只是把他当兄弟,那就再也没机会了啊。
       也许以后喻文州还会提起他就恶心。
       黄少天想赌,赌喻文州也喜欢他,又怕赌输了。
       还有三天他就要离开了。
       晚上,黄少天睡不着,又不敢翻身,唯恐惊醒了身边的人。
       明天坦白了就让他回家吧。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心中满是不舍。
       喻文州睡觉一向很沉。
       黄少天干了一件半个月以来,最大胆的事情。
       他悄悄靠近了喻文州。
       机会主义者,从来都会把握一切机会。既然另一个机会可能会溜走,那这个机会他绝不会放过。
       唇贴上了唇,又一触即离。
       黄少天刚退开,后脑上就多了一只手,把他按了回去。
       这次就不只是碰一碰这么简单了。
       窗外的月光温柔地撒在庭院里,庭中积水反射出温柔的光。
       月光和水光粘腻地交织在一处,漂亮得令人晃神。

*****
       大半个月前。
       黄少天观察了挑衅者十天后。
       “魏老大,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办。”
       魏琛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这并不妨碍他给黄少天出馊主意。
       “直接掳回来吧,日日对着,最后肯定能在一起。”
       这馊主意奇迹般地起了效果。
       就是掳回来的人是个男人,让魏琛手下一干小弟小妹受到了冲击。
       好在,最后到底是个圆满结局。
       魏琛洋洋得意。
       黄少天喜提夫婿。
       皆大欢喜。

END
————————————————————————
等人时的一时兴起
真的!非常!感谢!支持!哈哈哈哈哈!(划掉)
谢谢你看到这里!(鞠躬)

【喻黄】黄袍怪与男儿国国王

#ooc归我
#迷信东方神话小王储x小文字泡精
#假西游记,考试别这么写
#真的是西幻背景设置
#人物出场时间线跟原著不太对的上,我尽量靠拢吧



1.很久以前
    喻文州是蓝雨国的王储。
    当喻文州还不是王储、只是个普通小王子的时候,他曾读过一本叫《西游记》的书。
    喻文州自小和其它孩子不一样。其它国家的小王子,比如霸图国的韩文清,百花国的张佳乐,甚至是小公主比如烟雨国的楚云秀,都深信自己将来会打败邪恶的黑龙,获得志高的荣耀。
    喻文州不相信黑龙。
    他相信的是《西游记》里光陆怪离的神秘东方世界。
    原因无它,《西游记》有一章描写了一个叫女儿国的地方——而蓝雨国,恰恰就是个男儿国。喻文州自小觉得,荣耀大陆的世界和《西游记》是共通的,《西游记》才是荣耀大陆的历史。
    蓝雨国可不就是女儿国的影子吗!
    百花国的张佳乐可不就是百花羞公主的性转吗!
    这样的世界观,注定了喻文州小王子人生轨迹的与众不同。
   
   
   

2.很久很久以前
    一年又一年,小王子变成了小王储。
    邪恶的大黑龙没有出现。
    取经人唐三藏也没有出现。
    除了蓝雨国偶尔会受到其它国家的挑衅,小王储的生活可以称得上是非常平静。
    直到有一天,小王储被一堆文字泡掳走了。
    荣耀大陆的人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多的文字泡。那一天,连太阳都被文字泡遮挡住,整片大陆暗无天日,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惊慌失措,只有小偷和地痞流氓快乐地在无人看管的地摊上扫荡货物。
    文字泡最后聚拢在了蓝雨国上空,托起没来得及收起^_^表情的小王储飞走了。
    小王储很……淡定。
    历史上的百花羞公主也是这样被黄袍怪掳走的嘛,他早就预料到了。
    他只是很纳闷,为什么被掳走的是他而不是百花国的张佳乐。
   
   

   
   
   
3.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黄少天很自豪,非常自豪。
    作为一个文字泡精,他自成精以来从来没有干过什么精怪该干的坏事。
    这是他第一次干坏事!
    真令文字泡精激动呢!
    黄少天一激动起来,又开始冒文字泡。
    被遗忘的战利品小王储躺在文字泡里继续纠结全荣耀只有他会纠结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抓我?”
    “当然是因为我是一个妖怪啊哈哈哈哈哈作为五百年以来第一个修炼成精怪的文字泡我当然要做点妖精该干的坏事啊我掐指一算今天是一个做坏事的好日子所以我发动了我的千千万万文字泡遮天蔽日生灵涂炭哀鸿遍野不堪受扰大法聚集起了千千万万令人不堪受扰导致哀鸿遍野生灵涂炭的文字泡来干坏事而英明神武潇洒帅气的我灵机一动想到了应该学上古时期的万恶之源万邪之首万妖之祖的邪恶大黑龙掳走一个……”
    “你不应该掳走张佳乐吗?”
    “我为什么要掳走张佳乐?”
    “因为他是百花羞啊。”
    “百花什么?”
    “你不是黄袍怪吗?”
    “???????”
    “^_^。”
    一脸懵逼的小文字泡精黄少天第一次说不出话。
    喻文州不愧是王储呢。
   
   
   
   

   
   
   
4.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黄.假黄袍怪.真文字泡精.少天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使喻文州相信,历史真的不是《西游记》那样的。
    这花掉了黄少天整整72200个文字泡呢。
    喻文州最后半信半疑地相信了黄少天。
    经过了一天的文字泡的洗礼,喻文州已经很累了,他需要休息。
    于是喻文州就很自然地躺在文字泡里睡着了。
    黄少天是妖精,不需要睡觉,他靠在自己的文字泡旁看着喻文州。
    他到底是没有告诉喻文州掳走他的真正理由,因为太傻了。
    其实黄少天刚成精的时候,就已经游遍了整个荣耀大陆。
    他来到了蓝雨国后,看到了一边(^_^)一边练习剑法的喻文州。
    喻文州的剑不快,不像他,一把冰雨挥舞得嗖嗖嗖地,他很好奇这样的王子将来怎么上战场。
    后来他才知道,喻文州主要学习的是魔法,练剑只是为了锻炼身体和顺便提高施展魔法的速度。
    黄少天自从成精以来,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笑容,好像戴着一副面具一般,嘴角的弧度永远都是刚刚好,礼貌又疏离。偏偏他又生了一副好皮囊,叫人,啊不,叫精忍不住接近。
    他想看看喻文州除了微笑以外的表情。
    黄少天转头看了看睡着的喻文州。
    睡着了果然就没有微笑了呢……他伸手摸了摸喻文州的脸,叹了口气。
    太……太好看了吧!
    简直就是梦中情喻!
   
   
   
   
   

   
   
   
5.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喻文州身为一个王储,能在这样的境地里睡着,怎么可能啊。
    他感觉到了黄少天在他脸上作恶的手。
    嗯……摸了摸右脸颊
    左脸颊……还捏了一下
    抚了抚额头……还叹了口气?他有那么丑吗?
    脸上的手移开了。喻文州等了一会儿,猜想黄少天应该没在注意他了。
    他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这是在练功吗?吸收月华?
    月光在黄少天的脸上蒙了一层光,让这个聒噪精看起来很安静。
    他还挺好看的。喻文州想。
    也挺寂寞的。
    喻文州想起他在书上看过的一段话:话唠的人很寂寞,因为他们需要靠话唠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很寂寞吗?
    也许很寂寞吧,毕竟成精的动物那么少,成精的文字泡更少。邪恶的大黑龙应该也不存在,不然这个黄少天早就去投奔他了。
    黄少天是他的真名吗?妖精应该不会把真名告诉别人吧,《西游记》里的妖精基本都是用特征命名的。
    蓝雨国应该跟妖精没有什么仇。他掳走我的理由应该不是国仇家恨,不然他早就利用我来威胁蓝雨了。那就是我自己的原因……
    小王储的脑子渐渐有条理起来。
    黄少天突然动了一下。
    喻文州立刻把眼睛闭上。
    一床不知道哪儿来的被子被轻轻地盖到了喻文州身上。
    心思还挺缜密的。
    喻文州悄悄把被子团了团。
   
   
   
   
   

   
   
6.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昨天你说的黑龙,其实不存在吧。”第二天,喻文州突然说。
    黄少天心里一惊,这孩子怎么不上当?不是说全荣耀的孩子都迷信黑龙吗?
    “假如黑龙存在的话,你早就去找他了,还在这里干这点小坏事干嘛。”
    “而且这附近应该没有其它妖精。不然你不会自己行动。自己行动的风险太高,很容易被其它妖精捡漏,你没那么傻。”
    “哈哈哈哈哈哈,我,我也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其它妖精啊。”黄少天莫名有点心虚。
    喻文州挥了挥自己手里的被子:“你挺细心的,不会不知道。”
    这小孩真的只有十六岁?!黄少天内心疯狂冒文字泡。
    “跟我说说吧,”喻文州坐到黄少天身边,“你也很想跟人说吧。”
    “说……说什么?”黄少天第一次结巴了。
    “(^_^)。”
    黄少天被笑迷了眼,然后乖乖地交代了自己的底细。
    真的很有出息呢。
   
   
   
   
   
   
   
   
   
7.没了
    事情其实也很简单。
    黄少天生来就和其它文字泡不一样。他是一个特别、特别、特别巨大的文字泡,不仅特别巨大,还能无限地复制。
    简单的说,他可以轻易地刷屏。
    其它文字泡需要半分钟才能长大到他的大小,他只需要十秒。
    他是这一辈文字泡里最话唠的一个,所以他特别能刷。这也保证了他不像其它文字泡一样,不等自我复制就消失了。他存在了很久很久,最后成了精。
    从古至今,他也许是唯一一个成精的文字泡。
    他一开始很兴奋,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
    但很快,他发现自己被全大陆的妖精嫌弃了。他实在是太——能说了,其它妖精见到他就捂耳朵,没人愿意听他说话。
    黄少天很强,他的武器叫冰雨,是他很努力才炼制出来的。他的剑和他的嘴一样快。即使如此,也没有妖精愿意和他一起修炼和干坏事儿。
    最后他来到了蓝雨国附近,掳走了喻文州。
    ……
    喻文州仔仔细细地听完,这时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
    “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把我带走。”喻文州及时抓住重点。
    黄少天面上一红。
    “因为我想作恶!就是这样!”
    “你也可以去掳走微草的王杰希,或者百花的张佳乐,为什么一定是我?”
    黄少天心虚地看了喻文州一眼,惊讶地发现喻文州不再是(^_^)的表情,而是抿着唇,认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不在微笑的喻文州……认真的喻文州……
    “因为你好看。你特别特别好看,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虽然轮回国的周泽楷比你好看,但是我觉得你是最好看的人。”
    喻文州的目光突然有一丝呆滞。
    “我看到你一直在微笑,”黄少天也看着喻文州,“我想看看你其它表情,如果你不微笑了会怎样,其它表情是不是也很好看,生气起来会不会还是很好看。”
    他们两个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说话了。
    “就只是因为我好看吗?”半晌,喻文州打破了平静。
    “本来是,”黄少天捂住了脸,“后来是因为你是第一个听我说那么多话不嫌弃我的人。”
    “只有你没有嫌过我话多。”
    “你还主动和我说话。”
    ……
    黄少天泄愤似得开始给喻文州翻嫌弃他的妖精的旧账。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突然觉得,把这个小妖精带回蓝雨也不错。
    “其实笑也分很多种的。”喻文州突然开口,“微笑可以表达很多种情绪。”
    这回轮到黄少天愣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要给他讲这种不相关的事情。
    “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教你。”喻文州再次微笑,“你想知道吗?”
    “哦,想……”
    “带我回蓝雨,”喻文州假装思考了一下,“和我一起回蓝雨,我教你。”
    “我永远也不会嫌弃你话多的,”喻文州见黄少天不回答,再次保证,“我们拉勾。”
    喻文州伸出手。
    黄少天反应过来,有些激动地跟着伸出手。
    两只尾指扣在了一起。
    就像他们的未来。
   
   
   
   

8.真的没了
    喻文州是怎么被掳走的,就是怎么回来的。
    他坐着文字泡又回到了蓝雨国,淡定地仿佛被掳走的这些天是一场梦。
    但与梦不同的是,从文字泡上下来的,是两个人。
    不管其它国家怎么嚼舌根说喻文州被小妖精迷了眼,反正喻文州就是和黄少天一直一直在一起了。他甘之如饴地生活在文字泡里,还让黄少天成为了蓝雨的一员大将。
    至于微笑么。
    最后学到床上去了。





END
——————————————————————————————
好像烂尾了,但我想不到更多了。如果看到了这里,真的非常非常感谢!(鞠躬)
这就是个睡前故事,“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就是结局了什么的。
土味情话那个李远的写不出来了,那篇就这样吧
   

就卢瀚文到底是怎么进入联盟的难道他不用上学吗的问题的深入探讨

#第一次码请多多指教
#微量喻黄
#聊天记录体
#全员酱油
#问题探讨结果是自定义的,非原著!!
#大概有ooc
#一个在脑子里盘桓了半个月的问题
#今天是高考最后一天各位考生一定可以高高高高高高高高中!!!!!!
#以下正文



某日职业选手群
君莫笑:哎,那个蓝雨的手残
索克萨尔:?
君莫笑:你们是怎么招到小卢的啊,他不用上学吗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无可奉告
君莫笑:别瞒得那么死啊,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你跟被树砸掉半条命的那谁谁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这有什么好瞒的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叶修你别这么不要脸啊你!知道就知道了在群里瞎嚷嚷什么!年纪大了就不要这么八卦好不好!我们蓝雨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别这么为老不尊好不好!你这么闲就来pk啊!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烦烦的pk刷屏)
索克萨尔:少天,别刷了
大漠孤烟:老叶你是挺闲。
石不转:嗯。
生灵灭:附议。
君莫笑:难道你们都不想知道?
沐雨橙风:想。
百花缭乱:说来听听。
王不留行:我也挺好奇,我还以为高英杰已经算很年轻了,没想到小卢更年轻
海无量:嘿嘿,我也想知道。
一枪穿云:嗯
君莫笑:哟,连小周都出来了。你看大家多想知道
索克萨尔:这……说来话长
君莫笑:那你长话短说啊
索克萨尔:这……我手残啊
夜雨声烦:我来给你们说啊!是这样的,之前春易老在网游里找到了一个好苗子就像当时魏队找到我一样不过现在他找到的是小卢找到他的也不是魏队也不是队长而是春易老,经过队长和我这个第一剑圣的鉴定我们确定了他是一个
君莫笑:?
海无量:?
沐雨橙风:?
百花缭乱:?
索克萨尔:宋晓把他电线拔了
君莫笑:噗。也好,你们到底是怎么招进来的啊
索克萨尔:他家里本来是不答应的,他还要上学。我们俱乐部的高层去了几次都没同意
君莫笑:后来呢?
索克萨尔:后来我去了,还是被拒绝了
君莫笑:你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吗
索克萨尔:可是我带上了少天
索克萨尔:他和小卢的父母谈了两个多小时
众人:……
(黄烦烦真是招队友的一大杀器呐~)